儿科医生,医生很忙

来源:http://www.goodbelieve.com 作者:医疗资讯 人气:62 发布时间:2020-01-06
摘要:原标题:【“医”生“医”事】儿科医生——最温柔的医生 编者按:这里的文字没有浮华,没有空谈,没有“标题党”。信息轰炸的网络时代,我们只希望安静记录身边的故事,关注冷

原标题:【“医”生“医”事】儿科医生——最温柔的医生

编者按:这里的文字没有浮华,没有空谈,没有“标题党”。信息轰炸的网络时代,我们只希望安静记录身边的故事,关注冷暖人生,带你触摸社会的体温。

医护工作者是平凡的,也是伟大的。他们承担着救死扶伤的重任,怀着悬壶济世的仁心,为我们的生命保驾护航,让我们远离疾病困扰!

中新网客户端北京8月23日电 题:儿科医生的夜班12小时:医生很忙,儿科很“荒”

8月2日起,省卫生计生委推出“医生医事”栏目,给大家讲述不同岗位医护工作者的故事。

“宁看十男,不看一妇,宁看十妇,不看一儿。”在医疗圈,这句俗语经常被儿科医生拿出来调侃自己。

今天,我们走近儿科医生。

近年来,“儿科医生荒”经常成为舆论热议的话题,医生马不停蹄,家长大排长龙,已成为不少儿科门诊的常态。

和每个小患者亲昵互动

近日,记者走访了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,记录了一位夜班急诊医生的12小时。

图片 1

图片 2

暑假开始之后,原本就忙碌不已的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变得更繁忙了。内分泌科专家董关萍的门诊外,焦虑的家长们早早等候到位,“董主任,你看看我孩子还能再长高吗?”这是大多数家长们的开场白,让孩子拥有傲人身高、大长腿,是每对父母的希望。

8月8日晚,儿研所急诊室内,不少患儿及家长正在候诊。冷昊阳 摄

“孩子不长身高这么久了,你怎么不早点带她来看医生啊?”董关萍看着一个小学6年级小女孩的骨龄片说道。

后半夜的儿科急诊室:

小女孩身高1.49米,比同龄的孩子矮半个头,2年前,孩子身高的增长明显放缓,父母带她找上了董关萍,检查发现小女孩骨龄已经比同龄人提前,早早进入发育阶段,只有通过注射生长激素来追赶身高的进度。

凌晨一点患者仍大排长龙

注射了一年后,效果很明显,原本一年只长了2厘米的小女孩一下子蹿高了6厘米。可良好的效果让家长放松了警惕,想停用生长激素。“最好不要停,如果一定要停用生长激素,你们一定要时刻注意孩子身高,如果又长得慢了,一定要回来继续看。”一年前,董关萍这样交待孩子的父母。可是小女孩的父母并没有把董关萍的嘱咐放在心上。

对于一名已经工作了12年的急诊医生来讲,高强度的夜班急诊,早已成为生活中的常态。

“你看这片子,已经闭合了,现在打多少生长激素都没用了。”董关萍惋惜得摇了摇头,“你们太粗心了,好好的小姑娘就这样长不高了。”

凌晨1点,37岁的儿研所主治医师吕芳已经工作了5个多小时。她从前一晚7:50坐到这间诊室开始,已连续问诊了近30名患儿,甚至未曾起身去过洗手间。

“还好是女孩子,稍微矮一些问题也不是很大。”董关萍摸了摸小姑娘的头发,“读书要读好,身材保持好。”董关萍这样鼓励着小姑娘。

“宝宝哪里不舒服呀?”面对无法清晰表达自己病情的孩子,吕芳接诊后,都会一一细致耐心地对孩子进行问诊、查体。摸摸孩子的肚子、用听诊器听一听心肺是否有异常、检查孩子咽部状况……

每天接触的都是孩子,因此董关萍特别温柔耐心,经常和孩子们有互动,摸摸头、拍拍肩膀、聊聊天。董关萍说:“孩子到医院看病,多少都会有些害怕,所以我说话尽量温柔些,多些肢体接触,让他们放松心情。心情放松了,他们会更愿意听医生的话。”

在事无巨细的检查之外,她还会关注到孩子身上的一些细节,和患儿亲近与沟通。

小孩看病哭闹,

凌晨2:00,面对一个发烧的患儿,吕芳看到孩子手臂上有残留的水彩痕迹。“你今天是不是画画了呀?宝宝真棒,真有才,来张嘴给阿姨看看,啊——”

这位“网红”医生有“神器”

图片 3

图片 4

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主治医师吕芳。 冷昊阳 摄

丽水市人民医院儿科医生吴杰成了“网红”,备受宝爸宝妈的好评,不少家长专挑他就诊的时候去,因为他有“神器”能让孩子们“安静”下来。

一边是诊室里的通宵达旦,另一边则是候诊区里的大排长龙。后半夜1点多的儿研所急诊大厅里,仍然人头攒动,候诊区的椅上坐满了从全国各地带孩子来看病的家长,机器的叫号声、孩子哭闹声、家长哄娃声此起彼伏。

晚上8点,医院的急诊大厅异常繁忙,急诊儿科门口更是围满了人。从急诊室出来的孩子手里都拿着贴纸,有的孩子还面带笑容。

当晚,和吕芳一起出夜班急诊的还有5名医生,面对两三百个夜间急诊患儿,吕芳和她的同事们一刻不敢停歇。不过,即便这样,诊室外焦急等待的家长们,依然不时抱怨:医生太少,叫号太慢。

“吴医生很有办法,给我女儿看病时,送她贴纸,我女儿就很听话了。”一位姓叶的女士带着孩子从吴杰的诊室出来,小姑娘不仅手臂上贴满了贴纸,脸上也有,看得出来小家伙非常喜欢,也很高兴。

近年来,“儿科医生荒”时不时就能成为舆论讨论的话题,供需之间所存在的巨大的缺口,投射到医院,就是每一名儿科医生高强度的工作压力。

急诊室里,吴杰正在给一名小女孩做检查。“来,这个贴纸送给你。”吴医生先逗了逗孩子,然后把放在桌上的贴纸递给她。小女孩接过贴纸,满脸惊喜,拿在手里看来看去。“现在把嘴巴张开,‘啊’一声。”小女孩不仅主动让医生听诊,还张大了嘴巴让医生检查喉咙。前后几分钟时间,吴杰就开好了药。

图片 5

小女孩的妈妈徐女士告诉记者,6岁的女儿肚子痛,她专程来找吴医生看病。“吴医生不仅态度好,医术也很不错,还会哄小孩子,赠送小物品的方式很受小朋友喜欢。”

吕芳在诊室内为患者看病。冷昊阳 摄

吴杰一年前从病房调到急诊儿科。为了让自己快速适应高强度的工作,也为了能让患病的孩子配合检查,这一年来,他尝试过不少让孩子们安静下来配合检查的方法,像是奖励糖果、零食之类的,但考虑到有的孩子有咳嗽、咽喉炎等,糖果和零食的奖励并不合适。想了很多办法,最终选择赠送贴纸。

高强度的儿科医生:

“小患者们就诊哭闹是常有的事,多半因为他们害怕,赠送贴纸的方式能转移孩子的注意力,缓解孩子的压力。尤其在小儿疱疹、手足口病高发期,就诊的孩子比平时多很多,用这种方法可以提高就诊效率,减少家长因等待带来的焦虑。” 为此,吴杰准备了满满一抽屉的贴纸。

一晚最多要看百名患儿

儿科医生的孩子自生自长

这样高强度的夜班,吕芳每4天就要经历一次。

图片 6

在吕芳的电脑屏幕上,可以随时看到候诊患者的数量。随着时间逐渐走向黑夜,屏幕上的数字也在不断增加,在22:15时,电脑屏幕上的数字为33,而到了后半夜1:30,这个数字已经上升到了47。

上午8点,衢州市人民医院儿科门诊外,已坐满了家长和等待看病的孩子。儿科主任医师邵丽珍走进诊室,像是进入了一个战场,焦急的家长和哭闹的孩子一拥而进。邵丽珍几乎处在被“围攻”的状态里,一个早上没有喝过一口水,连坐姿都没有改变过。“半天时间要看几十个号子,每个孩子都急,我们只能分秒必争,不喝水就可以避免上厕所,就可以多看一个病人。”邵丽珍说,她每天都跟患者说要多喝水,可医生自己很少喝水。

凌晨4:42,在吕芳的电脑显示器上,等待患者的数量终于来到了“0”,她也终于可以舒一口气,起身去了接了一杯水,去了一次洗手间。这是她连续工作近9小时后,第2次起身离开诊室。

询问病情、简单检查、开化验单、开药方、回答疑问、嘱咐病人……转眼间到了中午12点,已经超过了上午的下班时间,邵丽珍仍在等待一个患儿的化验单。她说:“有些农村的孩子来看病,如果不加班给他们看完病,就会耽误农村的患者回家,所以超时上班是常态。”

不过,休息只持续了20分钟,到了凌晨5点刚过,急诊大厅的广播里又想起叫号声。窗外的天空已经透亮,夜班的吕芳重新投入工作,急诊大厅陆续迎来早上来看病的孩子。

儿科医生那么忙,把时间都花在别人家的孩子身上,那自家的孩子怎么办呢?邵丽珍笑道:“儿科医生的孩子都是自生自长,因此自理能力特别强。我们自己的孩子心里有数,不急就等着,先给别人家的孩子治。”毕竟儿科医生跟许多不清楚孩子病情的家长不同,儿科医生的孩子生病了,他们会自己观察。

图片 7

儿科医生不仅工作强度大,难度也大,不仅难在孩子的病情变化相当快,一分钟都不能怠慢,还难在容易碰到一些“难缠”的家长。面对不讲理的插队与恶言,邵丽珍心态平和,一笑置之:“我们习惯了,也理解,谁家的孩子生病了都急,排队、等待已经让他们堆积了一部分怨气,医生能做的就是尽职尽责,不要将情绪带到工作中。”

吕芳为患者进行检查。 冷昊阳 摄

不过绝大部分的家长还是很好的,能够理解医生的辛苦。曾经有位重症肺炎的孩子,医生都劝家长转去杭州会诊,但那位家长给予了医生完全的信任,后来在大家的努力下渡过了难关。“你以生命相托,我以性命相护,医生就是这样一个存在。”邵丽珍感叹支撑着儿科医生走下去的最大动力,是一份还原孩子纯真笑脸的成就感和一份家长的信任感。

清晨8:00,医院新一天的门诊已经开始,吕芳看完了她这个夜班最后一个号。整理好桌上的病历,和白班医生做了工作交接,吕芳的这个夜班算是正式结束。

用心远比技术更值得推崇

从晚上7点50分接班,到第二天早晨7点50交班,12个小时的夜班急诊,儿研所的4个急诊诊室共接诊283名患儿,吕芳一共接诊了56个孩子,平均12分钟左右就要接待一名。

图片 8

吕芳解释,这样的工作强度相对来说已经算轻松。

小茉莉是杭州市儿童医院李才学医生的“老患者”了。4个多月的时候,小茉莉因感冒导致肺炎,转至杭州市儿童医院住院部。入院时情况危急,喘息严重。住院期间,李才学每天早上在其他人查岗前,都会先来病房了解情况,听筒仔细听上一遍,并且叮嘱家长,孩子太小,要特别重视。李才学的细心和负责,获得了小茉莉父母的信任。

“现在还只是儿科疾病的淡季,在冬天流感高发期,一个急诊医生一晚甚至要看超过100个患者。我们辛苦点,也是想让孩子少受罪,让门外的家长少着急。”吕芳说。

出院后,每一次小茉莉感冒的时候,家长都会带她来李才学这里就诊。小茉莉几乎每隔2周就会感冒,次次带喘且都有加重迹象。李才学根据长期观察,再加上茉莉妈妈有哮喘经历,他认为,茉莉比普通宝宝更有哮喘倾向。针对茉莉的情况,李才学制定了一套长期的治疗方案,不同阶段采取针对性处理。经过一段时间治疗,小茉莉的情况慢慢好转。

图片 9

孩子生病,紧张和焦虑让家长陷入手足无措的混乱状态,而医生的专业和耐心,可以缓解家长的焦虑。每一位病人,李才学都会仔细询问发病特征,耐心地给家长分析孩子的病情,关键问题会再三核实。很多孩子抗拒抬头张嘴检查喉咙,尤其讨厌压舌板,每到这时,李才学一边轻声细语地安抚小孩子,一边快速地进行检查,还没等孩子哭闹起来,检查已经结束了。

吕芳为患儿听诊。冷昊阳 摄

因为患者都是小孩子,在用药方面,李才学也特别谨慎,能吃药的绝不打针,能打针的绝不打点滴;针对孩子的体质对症下药,不用贵的药,只用对的药。

医者自述:

对李才学来说,医疗不仅是一门科学,更是一种责任。仁心仁术,用心远比技术更值得推崇。

工作与生活要如何平衡?

编辑:吕红梅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常年在医院和孩子们打交道的吕芳,回到家后也有自己的两个孩子要照顾。由于儿科医生的职业特点,工作压力大、与家人聚少离多总是不可避免。

责任编辑:

吕芳的儿子今年6岁,女儿今年才2岁。而孩子们的爸爸,也是一名急诊医生。这晚,当吕芳值夜班的同时,孩子们的爸爸也正在另一家医院出夜班急诊。而每当夫妻同时出诊,吕芳的两个孩子只能交给两方老人轮流照顾。

“上有老下有小,而自己工作的特殊性,一方面觉得对不起孩子,没有时间多陪伴他们,另一方面也觉得对不起父母,让他们平添奔波。”吕芳说,每一个有医生的家庭都有各种各样的困难,但面对医院里这么多孩子,也唯有坚持。

图片 10

吕芳在工作中。冷昊阳 摄

12年前,吕芳从医学专业毕业后就来到儿研所工作,执业这么多年,吕芳不愿意多提自己在工作与家庭之间严重“失衡”。在她看来,这是每个医生家庭的常态,更何况自己的家庭里有两个急诊医生。

对于夜班,吕芳觉得给自己更大挑战的是生物钟的调整,以及夜班里的身体困倦与精力专注之间的抗衡。

上夜班之前,吕芳总是要在家中好好睡一觉,但毕竟,白天还有家事要处理,有孩子要照顾,睡觉很难睡踏实。而不管夜班前睡了多久,到了后半夜还是会犯困,尤其是早上五六点钟,在历经一夜的工作后,她甚至同样的问题都要问上几遍,不断向孩子和家长确认。

图片 11

吕芳在写病历。冷昊阳 摄

儿科的尴尬:

医生短缺 急诊不“急”

医生时刻马不停蹄,患者依然排着大队,在很多医院的儿科门诊,这样的场景几乎就是常态。

根据国家卫健委的数据,截至2018年底,全国儿科医生达到了15.4万名,每千人口的儿科医生数量为0.63名。而在2015年,全国则只有12万儿科医生,每千人口的儿科医生不到0.5名。

三年的时间,中国儿科医生供需矛盾虽正在缓解,但这一比例相比发达国家的水平依然差距较大。

今年5月,国家卫健委妇幼司司长秦耕曾在发布会上对记者表示,国家正从学历教育、全科医生培养、住院医师的培训、转岗培训等多方面充实儿科医生队伍建设,2020年的目标是每千人口的儿科医生达到0.69,通过多个渠道是有能力达到这个目标的。

图片 12

凌晨5点过,天已大亮,儿科急诊室里仍有不少患儿等待就诊。冷昊阳 摄

另一个现实存在于中国儿科诊室的问题,则是儿科急诊的定位偏差。

在一些儿科专家看来,虽然都叫急诊,但儿科急诊和成人急诊还是有着本质的不同。儿科急诊除了担负和成人急诊一样的抢救等功能外,在普通门诊夜间关闭时,急诊仍承担门诊的职能。

这样的设置也直接导致了夜间患者数量的居高不下,纵使有些患者的情况完全不能称之为“急”。正如记者所见,在儿研所推行分级诊疗后,吕芳12小时的夜班,所需输液的患者也仅有区区一二例,其所接的患者,绝大部分都是4级患者,即病情最轻的一级。

“其实我们接诊的很多病例,严格意义上并不是急诊的范畴。”吕芳介绍,往往孩子出现发烧、头痛、过敏等症状,家长都会很紧张,从而不分时间地选择急诊。“谁家的孩子不是掌上明珠呢?我也是家长,很能理解他们的心情。”吕芳说。

不过,她也建议,如果孩子只是发烧,精神状态还比较好,并没有必要折腾全家人大半夜来看急诊。与其选择大半夜跑到医院,增加交叉感染的机率,还不如选择在白天看门诊,这样检查更方便、值班医生更多,科室更全面,看病的效率也会更高。

原标题:儿科医生的夜班12小时:医生很忙,儿科很“荒”责任编辑:墨北

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游戏网站发布于医疗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儿科医生,医生很忙

关键词:

上一篇:痴肥症的来由,丰腴多年

下一篇:没有了

最火资讯